铁树不开花

旧侣:

抖森问:克里斯·埃文斯、克里斯·帕拉特、克里斯·派恩,你会选谁跟你对战?锤哥:让他们三个一起上,我能把他们一网打尽,这样新世界的大门就会打开,我将成为好莱坞唯一的Chris。Chris麻将组上线,这个梗过不去了哈哈哈。但是我家派派这么可爱,怎么可以打派派

脑内小故事(这不是拉郎这不是这不是真的不是)

无酒:

没有拆啊绝对没有拆枪棍的意思(并且还不要脸的打了tag


只是想把两个小瞎子拎出来见个面愉快的玩耍一下感觉比较有趣。




假设没有沟通障碍......






    庄士敦今天要去查球叔德仔那桩旧案,挂了二十年了,悬红快过期了啊,一大笔钱呢! 他还指望着攒够了钱能重见光明,虽然不知道靠不靠谱,先攒钱总是没错。


    他带着那个倒霉小警察来到澳门赌场,盯住一个叫李德胜的肥仔,教她办案


 


惹毛他,务必惹到他想打死你为止!


 


    小警察做的不错,很有做八婆的潜质,光用听的都知道那个肥仔有多想弄死她,事办成了,顺便他用那个小警察的钱给自己赢了些钱,买了大包小包的零食,现在正在出租车上咔哧咔哧咬蛋卷。


 


阿嚏——


 


    庄士敦心里咯噔一声,干,不是吧,这么巧?接着啃蛋卷,偷拍了张照片发给小警察求证,结果她打来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


 


他在你那啊!


哈哈哈哈真的啊?


肯定是啊,你盲的,容易跟啊。


哈哈哈哈哈哈聪明聪明,那怎么办啊?


你别死啊,我来救你!


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,就这样,快点啊,拜拜。


 


    庄士敦捏碎了一包饼干攥在手里,紧张的等待时机,车停了,估摸着李德胜动手的时间,一把饼干末撒出去糊在他脸上,转身就跑,也不知道这是哪,到处乱撞,边跑边扯开嗓子大喊


 


救命啊!杀人啦!


 


    这是一片树林,他从一棵树撞到另一棵树,最后干脆在地上凭着直觉胡滚乱爬,逃命之余还不忘骂那个笨蛋小警察


 


何家彤你死哪去了!


 


    李德胜看得见了,拎着锤子就要过来敲他的脑袋,庄士敦就在前面不远处绕着一棵树转圈,自己吓唬自己玩。突然,一根棍子凭空出现,敲在李德胜膝盖上,他惨叫一声跪了下去,锤子掉在地上,抬眼一看,有个打扮奇怪的人站在那里,横举着一根长棍,他的眼睛是淡蓝色的,看不到瞳孔。庄士敦只听到一声闷响,然后就是李德胜杀猪般的嚎叫,不管他发生了什么,保住自己的小命才重要,他抓住一棵树手脚并用的往上爬,攀住了一根粗壮的树杈,挂在上面不撒手。


这个怪人眼睛看着远方,默默收了棍子,戳在地上,低头问道


 


这是哪里?


 


    李德胜愣了一会,反应过来,这也是个瞎子,他今天跟瞎子犯冲吗,怎么一个两个都来坏他的事?咽了下唾沫,他深吸一口气,捡起地上的锤子,小心翼翼的从背后接近这个怪人,他今天就一不做二不休,送这俩瞎子去见阎王,黄泉路上也是个伴。高高举起锤子,用尽力气要让他脑袋开花,就在这时,那人的耳朵轻轻动了下,一个撤步躲开了下落的锤子,劈了个空,李德胜向前扑去,被一棍子戳在肚子上,五脏六腑都给他捅乱喽,还不等他叫出声,又是一棍子,砸在后脑勺上,重重倒地,晕死过去。


那怪人用脚踹了踹他,再次问道


 


这是哪里?


 


没听到回答,他又用棍子胡乱戳戳地上那一摊柔软的东西,还是没动静,他放弃了,转身走开,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肥仔满脸鼻血,鼻梁被砸塌了。


    庄士敦紧紧抱住树枝,听下面的动静,结果没动静了,不由得心慌,硬着头皮喊叫


 


杀人放火啊!何家彤!


 


那怪人皱皱眉,太吵了,他看不见但耳朵很灵敏,这人怎么爬树上去了,还要摧残他的耳朵。用棍子敲敲树干,树上的庄士敦抖了抖,抱的更紧了


 


别吵,告诉我这是哪里,你是什么人?


 


庄士敦不知道李德胜已经挂了,还沉浸在要被敲头夺财的恐惧中


 


我是来抓你的!你杀了德仔和球叔别以为没人知道!毁尸灭迹啊!何家彤!


 


那人的眉头皱的更深了,他很想敲树上那人一棍子,让他安静一点


 


谁是何家彤?


 


奸淫掳掠啊!何家彤!


 


谁是何家彤?


 


杀人灭口啊!何家彤!你死哪去了,我要死了啊!何家彤!


 


到底谁是何家彤?


 


等等,不对啊,他要问的是这是哪里,谁是何家彤关他什么事啊......


    


    他决定要解释一下,不能再让这人嚎下去了,吵得他心烦意乱。默念了几遍I’m one with theForce.the Force is with me.他冷静下来,敲敲树干


 


我不是刚才那个人,你下来,我们聊聊,我可以给你算算命。


 


谁要你算命啊!你蒙我啊李德胜!我不会下去的,救命啊!何家彤!


 


谁是何......


 


那人懊恼的锤了下树干,扯回跑偏的思绪


 


你看不到我的样子吗?我不是刚刚那个人。


 


庄士敦安静下来,听声音确实不是,这个人声音很好听......


 


是啊,我看不见,我盲的。


 


那人愣住了,他没想到遇见个和自己一样的人,他好像来到了个奇怪的地方,当务之急是怎么回去,找不到他贝兹会着急。


 


下来吧,很安全。


 


他对树上的人伸出一只手,树上的人听他的话也伸手,两只手刚好碰在一起,那人一个用力吧庄士敦拽了下来,在他喊叫之前把他平稳的放在地上。


 


我是奇鲁,凯伯圣殿的保卫者......之一。


 


啊,幸会幸会,我是O记探员,庄士敦。


 


虽然两人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,还是进行了一番友好的自我介绍。




奇鲁总算能问出他的问题


 


这是哪里?


 


这里,可能是氹仔咖喱文吧。


 


奇鲁听的一头雾水,但是没再追问,换一个问题


 


你有原力吗?


 


原力?那是什么......


 


奇鲁叹了一口气,好吧,最后一个问题


 


你知道贝兹在哪吗?


 


被子,如果你要的话我家有很多床可以拿给你。


 


    他没话要问了,他确定自己是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的地方,不,是一个陌生的世界,除了可以听懂他说什么,虽然并不是完全听得懂,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
    树林里很安静,两个看不见的人在树下坐着,说些鸡同鸭讲的话。奇鲁并不想说话,他在想要怎么回去,但是庄士敦时不时地摸摸身边看他还在不在,然后讲几句奇奇怪怪他听不懂的话,问他要不要吃猪肉脯,那是什么东西?


庄士敦摸到了奇鲁的棍子,惊奇的问


 


哇,你的盲杖这么粗啊,好沉啊,用着会不会很不方便啊?来,你看我这个


 


说着从怀里掏出自己的盲杖,塞到奇鲁手里


 


折叠的,方便携带,像这样一甩,就展开了,怎么样是不是比你这个好多了?


 


奇鲁很给面子的随手抡了两下,像耍自己的棍子一样,结果不小心抽到了庄士敦的脸


 


啊!我的脸,快帮我看看有没有破,我这种帅哥,最重要的就是脸面!


 


奇鲁伸手摸了下他的脸,很光滑,没破。


 


他们坐在树下很长时间,奇鲁在想怎么回去,庄士敦等着何家彤来接他,不知不觉两人都睡着了。


 


庄sir,庄sir!醒醒啊,你怎么睡着了。


 


庄士敦听到有人在叫他,睁开眼,眼前仍是一片漆黑。何家彤把他扶起来,往车上送


 


清醒一下啊庄sir ,有没有受伤啊?你一个人怎么把李德胜打趴下的,好厉害啊庄sir !


 


奇鲁呢?奇鲁在哪,你有没有看到他?


 


什么奇鲁,你睡糊涂了啊庄sir.


 


 


 


贝兹,我做了个梦......


 


什么梦?


 


你知不知道谁是何家彤?


 





【锤基】【SK】脑洞/段子:岳父和女婿的初次见面

大大们可以可以

绿双喜:

标题:岳父和女婿的初次见面


又名:论母女俩惊人一致的择偶观


再名:我的爸爸和男朋友都是外星人,而且经历很相似


再再名:我的男朋友好像有恋父情结怎么办,在线等,拙计




其实就是个小段子啦。


毕竟究竟是《雷神4:星际迷航》还是《星际迷航前传:雷神》,谁都说不好哈哈哈哈。


知道雷神和小舰长父子梗的同好们都懂的。




背景是:小舰长Jim偷偷谈恋爱了,父亲雷神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和同样不认识雷神的Spock初次见面。


【撇开大副没有和陌生人初次交流如此深入的逻辑漏洞】




Thor:我叫Thor,是一艘飞船的舰长。


Spock:我叫Spock,是一艘星舰的指挥官。


Thor:我还是一个星球的继承人。


Spock:我也是一个星球的继承人。


Thor:可惜我的星球毁灭了。


Spock:我的星球也毁灭了。


Thor:我没能拯救我的星球。


Spock:我也拯救我的星球失败了。


Thor:我的对象是个男人。


Spock:我的伴侣也是个男人。


Thor:我的对象开小飞船很溜。


Spock:我的伴侣驾驶穿梭机的技术同样十分出色。


Thor:我曾经和我对象势不两立。


Spock:我也曾经和我的伴侣针锋相对。


Thor:我对象曾经死过,还好又复活了。


Spock:我的伴侣也曾经经历过如此。


Thor:我对象抱怨过我不解风情。


Spock:我的伴侣至今依然如此抱怨。


Thor:我对象很火辣性感。


Spock:我的伴侣也是如此。


Thor:我对象经常作死。


Spock:我对象也是如此。


Thor:我们真是太有共同语言了,不如带上各自的对象,大家来个聚会。


Spock:想必我的伴侣会十分乐意。


Thor:对了,你对象叫什么?肯定是个很有趣的人。


Spock:Jim·T·Kirk。


Thor:好名字!等等……很耳熟……那是我儿子!


Spock:……岳父好。


Thor:……好。




【本来还想写锤哥说自己的对象很满意自己在床上的表现,而大副的喷发显然让小舰长如痴如醉,但考虑到大副不会如此回答,也就作罢。】



The Seven Gads

Lonesome:

一个看了权游之后偶然间出现的脑洞,之前只发了前半段,现在把后半段补上。:)




所谓七神就是这片大陆上最主要的,传播最广的宗教。这也是这个国家一直是最先进的原因之一。这个国家的包容,对知识的追求,和深埋于民众骨血中的原则和善良,使得这个国家屹立千年而不倒,而别国则无法停止对这个国家的学习和向往。


七神分别为——冒险、睿智与光明之神詹姆提比斯克,规律与思维之神思博卡,愈合、健康与生灵之神博思,美貌、勇气与语言之神乌哈,年轻、活力与学习之神安德可夫、力量与守护之神祖鲁,机械,创制与修复之神司克提。




年轻、活力与学习之神安德可夫


安德可夫是七神中最年轻,也最有活力的神明。他司掌生命、活力、青春与节气。他牢记着宇宙中所有星星的位置。因为他是传奇之船的领航者。他的皮肤甚至比詹姆提比斯克的还要雪白。他有着姜黄色的头发,眼睛是青绿色的。传说他来自终年严寒的极雪之地。他是所有年轻人、孩子、幼小的保护神。他指引着年轻一代永远不要停止学习和和对知识的渴求。他也代表了游子对家乡的自豪。同时,由他的天分和活力,他也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传奇之船船长的神明。


 


力量与守护之神祖鲁


祖鲁,战斗与守卫之神。也是家庭、炉灶、植物、沙滩的神。他有着诸神中最强大的战斗力。是传奇之船旅途中最重要的一位。但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战斗能力。他还是传奇之船的掌舵者。依靠他精准的技巧,他和安德可夫一同保证了传奇之船永远也不会迷失。他还和其他神明有着不同的来源。传说他来自一片位处神界东方,遍地黄金,屋顶都是宝石、甚至超越梦境一般美丽的奇幻的诸国之一。这让他的身份有了一丝额外的神秘。他很擅长处理植物。当大灾变过后,百废待兴时,他带着先民们找得到了可以变成作物的植物,他还和工匠之神司克提一起将武器的制作方法教给了先民,使得先民们的未来有了保障。


 


机械,创制与修复之神司克提。


火神及手艺异常高超的铁匠之神,他讲人类生存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了人,创制和修补的能力。靠着这种能力,文明才能流传至今。事实上他从未给过人任何东西。在詹姆斯提比克的命令下,他不被允许告诉人任何的技术。他也确实没有。但他很会旁敲侧击。在他的指引下,人发明了轮子,杠杆,以及各种各样的工具。他还提示了一种很简单的生火的方法,而那方法一只沿用至今。他还激情而放纵。他告诉了人们怎么制作神的饮料,酒。但他最重要的职位实际上是照料传奇之船。让传奇之船不会出现任何伤病,可以载着众神驶向任何地方。


 


传奇之船


有着“进取”名号的,诸神生活的地方。传说传奇之船是有灵性的生命。詹姆斯提比克、安德可夫和司克提都很喜欢用“她”来代指传奇之船。而博思似乎很讨厌“她”。她有着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。飞跃最高的山峰,潜进最深的海洋,对她而言都不费吹灰之力。她有着独特的法力,能够让任何事物瞬间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。但载着诸神在宇宙中穿梭则是靠她的心脏所产生的奇特能量。她载着诸神穿梭于宇宙的所有地方,维持着所有世界的和平。


 


 


“……我不得不说这个星球上的文明真的很有意思。”皮卡德舰长看着手里的报告,若有所思,欲言又止。


“舰长,Kirk舰长违反最高指导原则的次数有目共睹。我想过度的反应应该是不必要的。”


“话不能这么说,Data。看到这样的情景真的很难让人不感到震惊。因为地壳变动所产生的大规模会上爆发……”


“也许我们也可以去试着救一个受到巨大自然灾害的曲速前文明。说不定他们也会把我们当做神明。”


“我不得不说我很好奇我作为神祇的形象。”


“我们不会那么干的,NumberOne。所以停下好奇吧,Data。”


“是,舰长。”   “好吧。”


“这只是个中世纪的文明,这没我们什么事了。舵手,曲速五,设定航线去深空九号。我们要去接一下Wolf中校。”


进取号E调转船头,消失在了深空之中。



他说

好刀!

_Elensar_:

  他看着Jim的眼睛,蓝色的,没有一丝杂质,清澈如南极最深处的冰川。
  Jim随意的笑着,看他。“我不会死的普普通通,如果要死的话,我愿意就现在。站在旧金山的夕阳里,平静的倒下去。”
  Jim一直如此。他的生命如同暗夜中的油灯,生机勃勃的燃烧自己。
  Leonard心里清楚的很。
  三个月前,Jim义无反顾的踏进了曲速舱。从医学角度讲,辐射将一个人摧毁只需要不到30秒,而Jim在里面呆了5分钟。他用五分钟拯救了企业号上600多名舰员,除了他自己。
  Jim选择了轰轰烈烈的死去,选择了世界上最痛苦的死法。
  作为一名星际舰队的舰员,Leonard敬佩他的舰长。但是作为Jim的私人医官,Leonard心有戚戚。
  从认识Jim的第一天,Leonard就知道,Jim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停下他的脚步。Jim永远不会为了他选择活下去。哪怕Leonard疯狂的抽干了Khan的血,哪怕他三个月来为了血清废寝忘食,哪怕他在这段关系中早就注定了作Jim的配角,他仍旧在祈求上天给他一丝垂怜,让Jim活下去。
  最后一支血清的功效也只有20个小时。
  有时候Leonard希望那天是自己去赴死。但是他也知道,如果当时是他站在曲速舱的门口,他是没有那个勇气爬进去的。他是医生,他太过明了辐射的代价,他太清楚自己的弱点,一直以来是他自己故作坚强。他用父亲的死,用Pamela和Joanna的离开为自己筑了一层名为坚强的堡垒,他说,他已经决定走出过去,去面对恐惧与未知。
  Jim站在他面前,打破了他所有幻想。Jim对他笑着,轻而易举的选择了死亡。
  “我不记得你会放弃。”Leonard用怒火掩饰自己。
  “Leo,如果有别的选择,我当然不愿意去死。但是事实是你已经尽力了。”Jim耸肩。“我不会怪你。”
  “我会怪你,然后怪我自己。”Leonard觉得有点想哭,但是他忍住了。
  “没这个必要。”Jim看向了远处的天空。“我不会说什么来生再见的鬼话,但是这些年,我已经学会了面对现实。我是个军人,Leo,我走进曲速舱的时候,便已经知道一切都结束了。于我,我的使命,我的生命,已经升华,已经解脱。也许有些残忍,但是人终有一死。”
  “好。”Leonard说。他无心再和Jim辩论。
  Jim在夕阳的最后一道余光消散前平静的躺下。在Jim失去了意识之后,Leonard给他带上了呼吸机。
  “我不会放弃的。”Leonard耸肩,坚定的说。
  既然他坚持,他便也坚持。
  最终,Jim Kirk死于三年后的一次医疗事故。
  Leonard有时候会想,如果当初他没有拔掉父亲的呼吸机,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。三年过去,他甚至已经不再如最初那样执念与Jim的生与死。
  但是这次,Jim确确实实死了。Leonard亲自把他的尸体送进了太平间,他甚至没有流下一滴眼泪,他只是在和一个老友告别,他用了三年的时间,说出了一个戛然而止的再见。
  他梦见了自己的父亲。他的父亲还活着。他梦见他做出了别样的选择,他没有拔掉他父亲的呼吸机,于是David还活着,Pamela和Joanna还在他的身边,而他只是Jim的朋友,他出于尊重,在浑身解数用尽后服从了他的舰长最后的命令。
  他不需要再去爱一束光,一束牵引他前行的光。他可以子孙满堂,可以平安快乐。
  虽然,Jim死了。
  梦醒之时,他在冥冥之中听见了另一个宇宙的声音,他听见了虚空中传来的回响。
  他听见另一个Jim在走进曲速舱之前对他说:我愿意为你而死。
  于是,他醒来了。
  他对着虚空说:我只希望你愿意为我而活。

乐高店偶遇秀恩爱的枪棍组
由于过于激动 整家店的小朋友都看着跳跃旋转不停息的我 以及我手上的奇鲁君。。。 然而并没买。。。
#占tag抱歉

【枪棍组】就算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

写的太好 忍不住转载

长戈留痕:

就算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



01


晴朗的天空,转眼间就要下雨了。
被沙尘盖满一身的贝兹放下手里的能量枪,缓缓地仰起头,看见头顶上的天色逐渐变得昏沉。
亮眼的湛蓝混杂了浑浊的灰,从高空沉甸甸地压下来,让人心烦意乱。
贝兹还来不及叹息,雨水就落了下来。
而每当下雨的时候,贝兹就会想到奇鲁。
因为他那个奇怪的朋友,总是喜欢坐在雨水里冥想,感受原力。
贝兹会想念奇鲁,是因为他们已经分开三年了。
威尔圣殿被帝国占领的那一天,就是他们分道扬镳的那一天。
在那之前,谁也不曾想过离开谁。
奇鲁.英威和贝兹.马彪斯是一对拥有共同信仰的朋友,他们因信仰走在一起,却因信仰而分开。


当所有士兵都跑进临时搭建的安全屋中躲雨时,贝兹依旧站在原地。
大雨滂沱,淋湿了贝兹的身体,也冲刷掉了覆盖在脸上的灰尘。
雇佣兵的生涯让贝兹的容貌在三年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每当他用粗燥的手指抚摸过自己眼角生出的皱纹时,都会情不自禁地幻想着与奇鲁重逢的画面。
奇鲁肯定会惊讶地看着他,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投射出不可置信的光芒。
他会大笑着说:“噢,贝兹,你看你,这些年都对自己做了些什么?”
贝兹想到这里总会莫名的发笑,然后被同屋的士兵当成傻子。


是该回去看看了。
回到杰达,即使它已经遍体鳞伤。
回到故乡,即使那里已经没有了血浓于水的亲人。
回到奇鲁身边,即使会被他用力的嘲笑。
贝兹抬起手臂,抹掉了模糊眼帘的雨水,他高扬起头,放远炽热的目光,望向故土的方向。
与奇鲁分开的三年零三个月,贝兹终于决定回家。



02


贝兹回到了杰达,这里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。
干涸的土地,流离失所的人群,还有那一片即使有阳光照耀着,也依旧灰蒙蒙的天空。
帝国的歼星舰悬在威尔圣殿之上,货运飞船明目张胆的偷窃着为帝国制造武器的凯伯水晶。
贝兹站在高处举起他的能量枪,遥远地对准歼星舰的方向。他动了动嘴唇,发出一个可笑的音节,就当是自己开枪了。
贝兹自嘲地笑了笑,放下枪,转身向着人潮涌动的街道走去。
他与奇鲁分开的时候大吵了一架,然后各自转身离开,谁也不知道对方去了哪里。所以他现在只能穿梭在人群里,一遍遍地问着路人:“你好,请问你知道奇鲁.英威在哪里吗?”
问了许久,终于有人回答了他。
“那个神叨叨的威尔守卫,傍晚时分都会去西边的山崖上冥想,你可以去那里找他。”
贝兹感谢了路人,路人却问他:“你是谁?我以前好像见过你。”
贝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他沉默地转身,提着他的能量枪,迈步向着太阳消失的方向走去。
他走得很慢,仿佛细心地在呼吸着四周并不清澈的空气,和感受着自己所经过的街道与人群,还有——
脚下的这一片土地。
即使故土已经满目疮痍,贝兹也愿意用心感知。
因为这是奇鲁选择留下的地方。


贝兹先奇鲁一步来到了山崖上。
这里寂若死灰,没有风,没有树,只有沉闷的空气和荒芜的山峰。
远方的落日就要西沉了,贝兹站在崖边,握紧手里的枪。手心里尽是粘稠的汗,贝兹竟发觉自己有些紧张。
他局促不安地笑了笑,随后适当地调整了一下紧绷的面部表情,希望这会让自己看上去显得自然一些。
贝兹挺直背脊,在落日的余晖下等待奇鲁。不知过了多久,远处才传来清晰的脚步声。
这脚步声很浅,因为那个人走得缓慢。
贝兹在其中听见了木棍探索道路的声响,有些失望地蹙起了眉头。
原来这里并不属于奇鲁一个人。
贝兹如是想着, 然后转过了身。
他在心里盘算着,或许自己要与对方商讨一番,才能让他暂时让出这个地方。
但言语还未拟好,贝兹却先愣住了。
就像是被最冷冽的风瞬间冻住了身体,连毛孔里渗出的汗,也瞬间凝固了。


03


身穿黑色法袍的盲人一步一步地走上山崖,步履交错间,鲜红色的内袍偷偷泄出一角。
这里没有风,所以他干涩枯萎的长发静静地垂在肩上,与他的衣袍一样,沾满了天空上落下的灰尘。
向着贝兹走近的盲人容貌俊秀,即使满面胡茬,也难掩风姿。
他一直是一个好看的人,曾经是,现在也是。
贝兹在一瞬间丧失了所有的语言,只能用发热发红的双眼,注视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。
盲人在贝兹身前停下,盲杖险些碰到了对方的身体。
他停下脚步,笑容里满是歉意。
“抱歉,我不知道这里除了我以外,还会有其他人。”
“你也看见了,我是一个盲人。”
盲人温和地笑着,却不知站在自己身前的人,望着他落了泪。
落日西沉了。
似火的余晖落到贝兹与奇鲁的身上。
奇鲁迟迟没有等到对方回应,却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握住盲杖的手指缓缓收紧,连指尖也泛白了。
他稍稍低了低头又缓缓抬起,一双浑浊无光的眼眨了眨,随后停在贝兹的脸上。
“贝兹?”
他试探性地问着,在没有得到答案的同时,坚定了心中的想法。
站在贝兹身前的奇鲁丢开了盲杖,展开了双臂,用力地拥抱了他的老朋友。
因为身高的差距,奇鲁稍稍踮起了脚尖。
“欢迎回家,贝兹。”


被奇鲁紧紧拥抱着的贝兹脑海中一片荒凉,渐渐地,曾经深刻映在眼帘中的那一面景象,清晰地浮现在了眼前。
那是一片即将下雨的天空,亮眼的湛蓝混杂了浑浊的灰,让人心烦意乱。
就像——
奇鲁此时的眼睛一样。


“噢,奇鲁,你看你,这些年都对自己做了些什么?”


 


04


奇鲁带着贝兹回到城里,回到他的栖身之处。
那是一间局促狭小的屋子,只够摆上一张破旧的单人床,和一张缺了角的饭桌。
他们回城的时候,杰达下了一场罕见的阵雨。倾盆的雨水淋透全身,让刚进屋的贝兹在奇鲁身后打了一个喷嚏。
“我们或许需要换身衣服。”
奇鲁将盲杖放到门边,伸手摸索到床旁,蹲下身从床底拖出一口箱子。
当箱子被打开时,贝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法袍。奇鲁将法袍递给他,脸上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自信与得意。
“这是我从圣殿里偷回来的,你再不回来,我可就扔了……”
一块干燥的毛巾从天而降,盖在奇鲁湿漉漉的头发上。他的话还未讲完,就被贝兹从床边拉了起来。
“我可不需要这身衣服。”
换作从前,这会是一个引起两人争论的话题。而现在,奇鲁只是安静地微笑着,任由贝兹用毛巾在自己头上胡乱的擦拭。
“你比从前瘦了。”
贝兹动作熟练地将奇鲁的法袍层层解开,用毛巾擦干他身体上的雨水。
认识奇鲁的人都知道,他是一个倔强的瞎子,即使在街上被人绊倒,也会凭着自己的努力站起来。
倔强的瞎子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,他能够自己穿衣吃饭,能够自己上街挣钱,更能够欺负那些四处巡视的暴风兵。
但此刻,他站在贝兹面前,却安静得像一个乖乖听话的孩子。
“是吗?因为原力告诉我,瘦一点会比较英俊。”
奇鲁又开始讲起了他的冷笑话,贝兹以前不会笑,但今天却笑了。
“你的笑话还是那样的无聊。”
“可是你笑了,不是吗?”
奇鲁伸出手,准确地摸到了贝兹上扬的嘴角。
贝兹放任奇鲁用湿润的双手在他脸上探索。他是如此害怕奇鲁会摸到自己眼角的皱纹,却又如此希望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变化。
“岁月不会偏袒任何人,奇鲁,你瞧见了吗?我变得和你一样糟糕。”
贝兹的手停在奇鲁的胸腔上,他希望心中的这句话,能够沿着他的手臂和指尖传达到奇鲁的心里。
可这样的方法似乎不太奏效,奇鲁的手指越过了贝兹的眼睛,停在他卷曲的长发上,然后手指再往下挪了几寸,摸到了用绳子绑住的发尾。
奇鲁略带玩味的用手掂掂发尾,扬起嘴角,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。
“原力告诉我,你这些年过得不错。”
贝兹苦笑,将奇鲁的手从发尾上拿开,继续为他擦拭湿透的身体。


贝兹在回杰达的路上,曾试图在心中描绘奇鲁现在的模样。
他认为奇鲁会改变,却没想到他只是从一个乐观的好人变成了一个乐观的瞎子。
贝兹从未如此内疚过,他将奇鲁的不幸都归咎成自己的错误。
这世上所有人都可以失去双眼,包括自己。
可唯独不能是奇鲁。
可是——
为什么偏偏是奇鲁?


 


05


 “我只剩下吃冰淇淋的钱,你知道的,我可不想用这些钱给你买药。”
贝兹最终还是换上了自己从前的法袍,就因为奇鲁给了他一个如此滑稽的理由。
还好雇佣兵的生活没能给贝兹长胖的机会,才能让他顺利地穿上法袍。而当他转过头时,发现奇鲁又从箱子里翻出了一把剪刀和一面镜子。
“我试图给自己剪过几次头发,可惜都失败了。”
只会修理武器的贝兹虽然有些怯场,但还是接过了奇鲁递来的剪刀。
贝兹在奇鲁的指示下打开了屋顶上的吊灯,当他告诉奇鲁灯光有些昏暗时,奇鲁却笑着说:“你现在应该感谢它还能用,而不是抱怨它的光线不好。”
“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用到它了。”
面对失去双眼的奇鲁,贝兹始终有些伤感。他沉默地走到奇鲁身边,摆正桌上的镜子,拿起了剪刀。
奇鲁并不适合长发造型,所以贝兹下手也毫不留情。
干枯分叉的长发落满一地,奇鲁在咔嚓咔嚓的声响里露出了轻松愉悦的表情。
枯燥的理发时间总是需要说点什么,久别重逢的两人说着这三年来各自的生活,而话题终究还是无法避免地落到奇鲁的眼睛上。
“当炸弹落下来的时候,几个孩子正在广场上玩游戏,我冲过去将他们扑倒在地,醒来的时候眼睛就看不见了。”
奇鲁说得一派轻松,口吻中还带着一丝好似拯救了全世界的沾沾自喜,而贝兹拿着剪刀的手却顿在了他的耳旁,狠狠地抖了一下。
奇鲁稍微偏了一下头,反手拍了拍贝兹的大腿。
“贝兹,麻烦你控制一下情绪好吗?我可不想被你剪掉一只耳朵。”
贝兹恍然回神,慌忙说了一声抱歉,而他的手却垂落身侧,剪刀也随之落了地。
在长达一分钟的沉默之后,奇鲁的右手慢慢地向后伸去,轻轻地握住了贝兹的手。
贝兹张了张嘴,却始终没能够打破沉默。但奇鲁知道他会说什么,因为他们早已有了这样的默契。
“我知道我知道,你是想对我说抱歉,但是贝兹……这并不是你的错,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,是原力的安排。”
虽然奇鲁知道贝兹再也无法相信原力了,但是他依旧这样说着。
夜渐渐沉了。
杰达的夜晚异常寒冷,但他们相握的手,却渗出了温热的汗。
过了许久,贝兹僵硬的身体总算有了反应。他缓缓地弯下腰,低下头,在奇鲁的发间深深地烙下一枚滚烫的吻。
在永远都无法摆脱的黑暗中,奇鲁终于听见了贝兹的声音。


“奇鲁,我再也不会离开杰达。”
“我再也不会离开你。”



06



即使没有那些信誓旦旦的誓言,贝兹也不会离开奇鲁。他永远伴随在奇鲁身侧,或前或后,或近或远。
他们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,虽然从两张床变成了一张床,虽然从威尔守卫变成了路边算命的瞎子和拿着大枪的武器改装者。
他们依旧无止无休的斗嘴,另外还加入了一些新鲜的话题。
比如——
“是原力在保护我。”
“是我在保护你!”
他们每天笑着,每天吵着,就这样度过了那段略显窘迫的日子。
直到有一天,奇鲁在街边遇见了一个叫做琴.厄索的女孩。
他微笑着问她:“你愿意用一块凯伯水晶交换一个秘密吗?”


也许在这个时候,奇鲁就早已预知了结局。
他是一个做事常常出乎人意料的瞎子,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瞎子。
他接受原力的指引,信任原力的选择,所以当他在枪林弹雨中走向控制台时,是那样地义无反顾。
奇鲁无需向贝兹解释他的行为,因为他们之间的默契会让贝兹理解这一切。
即使自己死去的时候贝兹会难过,但奇鲁相信,若贝兹能未卜先知,肯定也会放手让他去做。
因为——
奇鲁.英威和贝兹.马彪斯是一对拥有共同信仰的朋友,他们因信仰走在一起,但也因信仰而分开。
但最终,他们还是坚定地走到了一起。
相依相伴,不离不弃。
你伴着我,我陪着你,直到永远。



07


其实在那个久别重逢的夜晚,还有一个誓言。


“奇鲁,我会永远陪着你,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。”
“不,贝兹,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,因为我们会在原力里重聚。”


我与原力同在。
原力与我同在。


 



-end-


 


 


 



 

#半夜摸鱼
#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画了啥
#为什么别人都摸鲸鱼,我却在摸小银鱼
#渣画手

为了防止我用橙色笔写的子看官们看不清 我再写一遍

#以上是废话
#以下是字
b 为什么贝兹画得像张国立?
Baze:别问我,问作者「端起枪」

#枪棍组之奇怪的毛衣
#原力不想与我同在

今天Baze把衣服洗了,还在晾。Baze告诉我,衣服没有干透,他为我准备了别的衣服。我感到很奇怪,杰达一向是沙漠气候,怎么会不干?不过我总得穿点什么。

我感到这件袍子有些太短了。不过我又看不见,也不是很在意。不过我在意另一件事,为什么我遇到的人周边的原力波动比往常更奇怪。

原力与我同在,我与原力同在。

夏敛尘作品「是我同学不是我」
被我塞了一嘴的安利之后,鬼知道他干了什么。。。